作家爱薇‧家中煮字疗饑养大三儿‧出书53本拟写自传

作家爱薇‧家中煮字疗饑养大三儿‧出书53本拟写自传成功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女人,而成功女人的背后何尝不是也有个男人?但马华着名作家爱薇的背后却有两个男人,促使她在马华文坛笔耕墨耘40年。若不是因为思想保守的父亲不让她继续升学,性格倔强的她不会以投稿方式来赚取学费继续学业,开启了她的写作生涯。若结縭多年的前夫没有外遇,她不会因此离婚而成为必须独自抚养三个孩子的单亲妈妈,并为了养家而开始在家中煮字疗饑,展开以写作为生的人生。儘管如今已年届73岁古稀之年,她仍然坚持写作,迄今已出版过53本着作。2014年更从中选出部份作品汇集成《爱薇文集》,并计划撰写自传来为写作生涯谱写美丽的篇章。原名苏凤喜的爱薇会走上文学创作之路,与她的成长过程和婚姻经历有密不可分的关係。她于四十年代初出生在柔佛州麻坡的一个传统家庭里,父亲是思想保守的橡胶小园主,母亲则是个逆来顺受的传统妇女。虽然父亲非饱学之士,却阅读过不少古书,并擅长将之化成生动有趣的故事。由于乡下小镇生活简朴单纯,天黑之后,她最大的休闲娱乐就是聆听父亲讲故事,然而父亲经常都在故事的结尾留下伏笔,非常吊瘾,促使爱薇迫不及待地去阁楼翻找故事的结局。因年纪小小就阅读了不少各类的书,正所谓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从小学开始她就写得一手好文章。小学三年级时,在老师的鼓励下,她将老师认为写得不错的作文投稿至国外的学生刊物,包括香港的《世界儿童》、《世界少年》和《少年旬刊》。虽然爱薇热爱阅读与学习,然而小学毕业后,父亲却不允许她继续升读中学――在那保守的五十年代,她所居住的乡村里,女孩们都没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于是,性格倔强的她,以绝食来抗争。虽然当时年纪还小,但是她已了解到“教育是改变一个人命运的最佳途径”。工读完成中学时期爱女心切的母亲眼见女儿绝食多天而担心不已,在经不起母亲的哀求下,最后父亲才勉强答应让她去报读中学。但每次要交学费时,父亲都显得不情不愿,让她深感挫折。因此,初中二那年,她成功申请到学校的图书馆的工读机会,既可免交学费,又有机会随心所欲地借阅图书,一举两得。高中二时,为了挣更多钱来缴付杂费和零用钱,她不但积极投稿赚取稿费,同时也帮忙一些作者销售健康书报。中学毕业后,她原本要报读南洋大学,却被父亲一口拒绝了。为了寻找工作,她只好越过长堤到新加坡,应徵一家旅行社的导游,因为旅游也是她写作以外的兴趣。在当导游期间,她与一名男同事日久生情,在相恋两年后携手步入婚姻礼堂。嫁作人妻后,为了拨出更多时间来照顾家人,她辞去了经常得北上南下的导游工作,全心全意地当全职主妇,相夫教子。然而,原本幸福的家庭,因为先生的外遇而变色,9年的婚姻走到了尽头,在结束这段婚姻后,她携带当时分别只有9岁、6岁、3岁的稚龄孩子回到家乡柔佛州麻坡,展开新生活。设爱薇图书室供村民借阅回到家乡生活的爱薇,为让乡下的孩子也能接受学前教育,于是在当地开设了一所幼稚园,并获得家长们的大力支持。离婚后的她,一肩扛起抚育孩子的责任。为了一边照顾孩子,一边工作养家,她白天就到父亲的橡胶园里割胶,其余时间就在家煮字疗饑,同时也在村内设立一个“爱薇图书室”,将徵求得来的三千多本华巫英图书,免费让村民借阅,以推动村内的阅读风气。撰写小说刊载各报以写作为生的日子里,她所撰写的小说,分别刊载在本地各大华文报章上,同时也为电台编写广播剧,以及为杂誌撰写访谈特稿。虽然生活不算宽裕,但每个月的收入也足以应付基本花费,更因写作是其兴趣,精神也更富足。1979年8月,她撰写的一系列以童工为故事背景的处女作《小羊的黎明》结集成书,为她的写作生涯开启了一个新的里程碑。接下来的每一年,她陆续出版多本着作,包括散文《腐烂与燃烧》、儿童小说《小野马》、散文《面对青山》、小说《晚来风急》和少年日记《年轻的心》。短短几年内,她已在马华文坛崭露头角,发表诸多文章于报章和杂誌上,也出版多本着作,引起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简称“董总”)的注意,且非常欣赏她的才华。于是,1984年她接受董总盛情邀请到吉隆坡发展。一是考量孩子的未来,二是希望自己的创作事业能有更宽广的视野,三是她视董总支持她创办以中学生为主要读者群的《中学生》月刊为一种挑战。最受欢迎着作《两代情》在担任《中学生》月刊主编期间,爱薇除了忙于月刊的编辑工作,也经常举办生活营,文艺写作营,美术营等活动来推动本地文学创作。“自担起主编重任后,因工作繁重,我不能专注于文学创作,但是由于经常办活动接触中学生,却让我更了解青少年,进而创作不少与儿童青少年相关的着作。”其中她于1991年出版的亲子散文《两代情》曾经再版多达11次,是她所出版过的作品之中最受欢迎的着作。退休读大学63岁考获学士然而,长年的忙碌工作,使她的健康状况每况愈下,经常要见医生。孝顺的大儿子看在眼里,心疼母亲,于是劝她提早退休,好好调养身体。她再三考虑后,决定在过了50岁生日后从职场上退下来。过去,她一直遗憾因环境所迫而没上大学,因此在退休后,她第一件要做的事,就到中国浙江师大儿童文学研究所修读幼儿文学与教育,以一圆多年来的梦想。除了研究幼儿文学与教育,好学不倦的她也在退休后修读厦门大学函授的“中国语言文学”系,并于63岁时完成课程获得学士学位,实践了“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卸下主编依旧创作儘管已卸下主编一职,爱薇退休后并没有搁笔终止写作,依然持续不断地在文学创作路上默默耕耘,几乎每年至少出版一本着作,可谓是马华多产作家。“退休后,我也重拾搁置多年的旅行爱好,到美国探望在当地念书的儿子时也趁机旅游。”自此她平均每年出国两或三次,周游美洲和欧洲开拓视野。除了继续创作亲子散文,她也将周游列国的旅游心得化成优美文字,于1993年出版了首本旅游散文《外面的世界真精彩》,后来每隔几年陆续出版了《地图在我心中》、《走进恆古的梦境―香格里拉》和《人海荡舟》等旅游散文集。出版文集当纪念品爱薇笔耕不辍40年,出版了53本着作,所创作的文学作品琳琅满目。除了亲子散文、旅游散文、儿童小说,也有少年週记、短篇小说、中篇小说,还有以採访报道的形式撰写而成的儿童报道文学和人物专访等。由于她的着作容易引起共鸣,因此一些出版已久,甚至已绝版的作品至今还有不少人问津。再加上年华逐渐老去,让她萌起在有生之年亲自挑选过去一些自己比较喜爱,同时又适合普罗大众阅读的作品,将之汇集成一套文集的念头,作为创作事业的一份“纪念品”。汇集3250篇作品“一般作家都在作古后,才由后人编纂其文集,但我不想这样。”于是她自己亲自挑选作品,经过两年的筹备和编选后,去年7月,汇集3250篇精选作品的《爱薇文集》终于面世了。她也成为第一个出版文集的马华女作家,让读者可以通过这一套文集来了解其创作历程。惟《爱薇文集》的出版并不表示她就此封笔,自此从文坛中退下来。“一个作家一旦搁笔几年不写,若干年后再提笔重写并不容易。”因此出版文集只是她文学创作之路的一个美丽段落。接着,她希望在休息片刻后,着手实践构思多年的自传,撰写自己既迂迴却充实的人生剧本。/副刊‧报道:刘楚珊‧2015.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