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条例撤回:从国泰航空看香港商界的态度转变

逃犯条例撤回:从国泰航空看香港商界的态度转变

 逃犯条例撤回:从国泰航空看香港商界的态度转变

▲国泰航空主席史乐山辞任董事局主席及常务董事。(图/达志影像/美联社)

●范琪斐/资深驻美特派记者,经营「范琪斐的美国时间」粉丝专页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撤回引渡条例修法,这表面上看起来是中国终于对香港抗议民众做了让步。但这个象徵性的让步,据纽时的分析,只是要拉拢反送中的温和中间派,与激进派切割,并不代表中国对香港反送中态度己经软化,另一方面撤引渡条例修法,可能也不足够让抗议者放弃抗争。

这个暂时没有答案,所以我想跳开来,看看另一个新闻,就是国泰航空的董事会主席史乐山( John Slosar) 也宣布辞职在十一月下台。

John Slosar 是说他要退休啦,但谁会相信啦?

反而很可能跟 Slosar 先前曾经说,「员工的政治立场跟公司没关係」这类发言有关係。三个星期以前,国泰前任 CEO 何杲就是因为屈服于中国压力的速度不够快,就不得不辞职。

John Slosar 虽然没有接受访问,但纽时独家披露的公司备忘录内容显示:国泰航空公司正面临最不寻常且最具挑战性的时刻 (“most extraordinary and challenging times”)。

这个挑战是什幺呢?就是来自中国的压力越来越大。

中国当局禁止参与抗议的国泰员工,从事任何前往中国大陆航班的相关工作,并要求查看飞入或飞经中国领空的员工名单。中国佔国泰航空目的地的近四分之一,此外,还有更多航班飞经中国领空,如不遵守规定,可能意味着要花大代价改道。

国泰大部分的营收来自中国航空市场,这表示国泰的金鸡母前途堪忧,国泰为了纾解中国的压力,已经开除了机舱员工工会的理事长,只因为她在社群软体上分享同情示威的言论。

国泰航空的处境是很有指标性的。要知道香港这一波示威运动刚开始为什幺能有那幺大号召力,商界的支持有很大的关係。商界希望藉示威运动,让中国对香港越管越多的情况能放鬆一点。

逃犯条例撤回:从国泰航空看香港商界的态度转变

▲国泰航空。(图/路透)

中国怎幺会不知道香港商界的态度?于是一边在街头镇压抗争者,另一边也跟商界用各种方式施压,台湾手摇饮是一个例子,国泰航空又是另一个例子。

但撑到现在香港商界跟香港抗议民众一样,撑得很辛苦。根据彭博社的报导,国泰航空因为之前的占领机场示威,已经取消了两百架次的航班。这些损失还必须加上它的股价在从七月中以来损失了 20 %的市值。

很多数据也指出从示威运动开始,香港楼价、股价、公司市值和个人财富等缩水得很厉害。恆生指数已摔了 12 %,更雪上加霜的是,预估今年经济成长率因为示威和美中贸易战等影响,会零成长。

这是为什幺香港商界从一开始对示威运动的暗中支持,现在已经巴不得它快快落幕。

但中国对商界的施压,也许短期见效,但长久下来有很严重的副作用。中国现在是把商界放在一个里外不是人的处境。你若是不顺从中国政府,企业会失去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就算进去了也有可能被国家制裁,或被国营媒体联手抹黑。但如果顺应中国压力,公司的商誉,对员工、投资者的信用又要跟着陪葬。

彭博社有篇评论就指出,以前中国要大家只赚钱不要管政治,跟商界立场一致。但中国现在要政治领导经济,这可不是资本主义的自由市场精神,长久下来中国经济一定会受影响。

跟在街头抗议的民众不同,商界跟中国周旋时,可不是只有命一条。商界虽然顾虑多,但筹码也多得多,接下来就要看商界有没有办法跟中国交涉出一个大家可以一起走下去的方式。